心理測試
心理咨詢

論現實“心理史學”的可能性

國慶假期結束后的周一,第一次嘗試了坐地鐵上班。原因是考慮到過往的經驗告訴我,周一的早高峰都會非常堵,需要花將近40分鐘時間才能開到公司。而其他工作日,尤其是周四周五,則相對通暢,半小時都不用。

這次節后假期擔心這種狀況更甚,所以周一才決定地鐵出行。

然而,實際情況卻大大出乎意料,周一當我坐上地鐵時拿出導航看了一下路況,反而發現道路相當順暢,都是綠色的,時間預估也就只需要半小時左右。但第二天,周二開車上班路上卻有些異常的擁堵。

可能情況之一是由于很多人假期多休息了一天,周一并未返城,所以開車上班車流較少。

但是我卻在想是否存在另一種可能性:會不會是很多人都懷著和我一樣的考量,而選擇“錯峰”出行,都想避開節后周一的高峰,反而沒有了擁堵。群體性的心理博弈結果,造成了反常的情況,周一路況好,周二卻堵車。

這種“群體行為學”是有一個專門學科的,隸屬于社會心理學。但是,這門學科目前僅是一些概括性的一般理論梳理而已,遠沒有達到可以預測群體行為的應用地步。

我曾經有一篇短篇科幻小說《過敏》,其中幻想將生物學、生理學的理論應用于社會學的實踐中,對社會事件的發展加以利用,甚至是引導。這也只是科幻小說中的樸素猜想而已,完全沒有經過仔細的理論分析。

其實說到群體行為的預測,我第一個想到的還是科幻大師阿西莫夫的“心理史學”。這一曠古奇想,將社會學的思想放諸于一個更為宏觀的大視角之下---銀河帝國。

論現實“心理史學”的可能性

哈利·謝頓

論現實“心理史學”的可能性

《銀河帝國》艾薩克·阿西莫夫

在《銀河帝國》系列小說中,哈利·謝頓 運用數學的方法構建了一套對于整個銀河系各文明的人類全體的預測模型,能夠預測整個銀河文明的發展與走勢,而且能夠在特定事件節點加以干預,以引導整個文明的發展。

我曾經對這一課題十分著迷,也曾嘗試著去了解和探尋社會學的一般性原理。因為,在我看來,既然經濟學中存在著“無形的手”---市場---這一基本原理來指導和預測經濟活動,為什么社會學中不存在著這樣一個“無形的手”,把控著其發展呢?

其實,并不是沒有人對歷史進程的“無形的手”做過理論研究,偉大的哲學家、經濟學家馬克思,就在其唯物史觀里解釋了生產力、生產關系這對相互作用的要素,如何影響著歷史的進程、朝代的更迭……

然而,“心理史學”真正最大的困難不在于理論架構,也不在于像馬克思一樣找出抽象的影響因子,而在于對于群體中海量個體的計算能力。對于群體中個體間的相互作用、相互影響是極為復雜和混亂的,極容易陷入混沌。這種相互作用,造成了指數級的復雜性增長,遠不是線性的。

也就是說如果預測一個人的行為需要的計算量是N,那么預測100個人的群體行為,由于相互影響和更多因素對系統的干擾,計算量絕對不是N的100倍,而可能是上億倍。

論現實“心理史學”的可能性

群體

得益于現代心理學的發展,我們對個體行為的預測已經有了一定的能力。個人行為是好預測的,即便再多的干擾因素加之于他,也是容易計算的。但是對于群體,我們仍然像面對大海的浮游一樣,被深深地困擾于其深邃與磅礴之中。

這也屬于正常情況,由于多個體的相互作用造成的混沌,以其遠超我們文明的計算量級,一直是人類認知的禁區之一。

一小部分的流體力學容易計算,但是放諸于整個大氣系統,上萬上千萬階的偏微分方程,像夢魘般嘲笑著人類的軟弱與無能;簡單剛性體力學,初中生就可以用牛頓三定律解決,但是對于一個成萬上億沙粒組成的土方,人類卻根本不能掌握其力學狀態,這也造成了各種山體滑坡災難像地震一樣難以預測。

論現實“心理史學”的可能性

大氣系統

所以,現實中若要實現“心理史學”,只有兩條可行道路:

1、人類計算能力的提升遠超混沌系統的復雜度(感覺至少應該是量子計算機的下一個代次吧)

2、找到一種更加抽象和簡化的模型,像阿西莫夫那樣,把全體人類作為一個研究對象,這一模型甚至是不可逆的,對于個體反而變得不適用。

不論哪一條路勁,感覺都不是我們這一代人能夠看到的……吧!

轉載請注明出處心理咨詢網 » 論現實“心理史學”的可能性

相關推薦